追蹤
為誰一步一回頭
關於部落格
彼端。

碎夢之空-青空の道標ver6.00

抱怨日記 / 瑣事紀錄 / 讀書觀影心得 / 素材等無關緊要的小東西

  • 185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快雪時晴》──等待驟雪後的那一道,溫柔的光

* 「快雪時晴」圍繞著王羲之的〈快雪時晴帖〉,描述帖中的「山陰張侯」──王羲之的好友張容,為了尋覓此書帶給他的疑問(或者可說是羲之留給他的疑問吧)靈魂輪轉了一千餘年的故事。 南北朝,張容雖然身在富裕優渥的南方,卻時時不忘了要北上復國。在即將領軍北伐的前一天,他和幾位朋友在微微飄雪下賞雪喝茶,談到了之前的蘭亭之敘,正在眾人討論之時,張容的女兒彤雲這時呈上了一封剛到之信──正是眾人討論的主角,王羲之所傳。 張容迫不及待的把信拆開,而一旁的朋友們也爭著想看逸少頗負盛名的那手好字。 信上只寥寥數語。 山陰張侯 羲之頓首,快雪時晴,佳。想安善,未果為結。力不次,王羲之頓首。 張容沒料到自己出征的前一天,摯友送來的信竟如此之短,甚至不足二十字。他仔細推敲琢磨每一字的含意,卻無法完全體悟他的意思。對於對自己的稱呼「山陰張侯」更是無法理解。在一心復國的他眼中,山陰不過是暫居之地,北方的清河才是自己的真正故土。 於是他還是去了,隨著藏入懷中的書信。 然而現實是十足殘酷的。張容還是在北伐的戰爭中犧牲了。 但是他的魂魄依然掛念著逸少,和他那紙未解的信箋,因此留連世間。然怎料那信箋卻不見了,怎麼也找不到了。於是他跨越一個又一個的時代,尋找故友的字跡。 劇雖長,非幾句幾字得以說盡,卻圍繞著兩個主軸──一是對國的忠心和對家的眷戀,二是對「故鄉」的認同。隨著劇情不斷推展,這兩個主軸卻也漸漸纏繞在一起、緊密結合。 張容在唐朝見到了一個白天貪污晚上盜墓的貪官,並從他和屬下的對話裡得知王羲之的字帖也深獲後人喜愛,甚至有人傳抄摹本。他一面可笑那些摹本及不到羲之的精神,卻又一面為他書帖的流傳感到安慰。 他在南宋見到了江南的繁華,卻也見到了一個和他一樣一心北伐復國的畫師;見到了因為戰爭流離失所的採菱女子,也見到了王羲之的第二十三代子孫。在那裡,他重新思考了自己北伐的意義。即使自己是滿腔的激憤,卻也使得愛女彤雲和自己所見的女子一樣流離失所;而他更明白,山陰──這個羲之深愛的,也用心治理過的地方,也是羲之所嚮的魂歸之所。 他悲傷的笑了。他終於明白,「山陰張侯」的意思──那是摯友逸少,親自給自己的邀請──邀請他在他們生活了五十年的南方,在那個小鎮山陰,一同終老。 而他,畢竟是永遠永遠無法應邀了。 他繼續啟程。 在中國最壯麗的紫禁城中,和乾隆一起,張容終於見到了〈快雪時晴〉的摹本。他情不自禁的跟著朗誦,當唸到「未果為結,力不次」時,彷彿也看見了自己幾經漂流無家可去的悵惘和悲哀,和乾隆得意風發的神色恰成對比。 然乾隆的得意可沒持續多久,隨著清朝的陷落,快雪時晴帖僅存的摹本,也這麼輾轉漂流到了台灣。一次一次流浪,無處歸去,彷彿和張容不斷追尋的魂魄一般。 在台灣的故宮,張容聽見了幾個年輕人,笑著說「王羲之寫的字這麼少,看得懂的又沒幾個,我看這是他和他那個好朋友的暗號吧?」不禁莞爾。他流離了如此之久解得的含意,竟被一個不解風情的少年不經意的猜出。而後伴隨著入場的一對老夫妻,更是以「哪個地方能帶來溫暖,哪裡就是我的家。」深深敲打了張容漂流千餘年的心。 而他是回家了。 帶著緊緊藏在心中的二十八個字,他終於踏上了故土──然而不是清河,卻是山陰。 站在熟悉而陌生的土地上,他知道這會是快雪時晴的原帖,真正的家。 而他也是,終於回到了「故鄉」。 有趣的是,除了張容的劇情之外,編劇施如芳小姐也在之中穿插了和劇情毫無關聯的角色──一對國共內戰時期的夫妻。對日抗戰好不容易結束,兩人也有了孩子,正當共享家庭之樂,丈夫卻又被徵招入伍。明明知道是不會贏的戰爭,但是軍令豈容違抗?妻子如泣如訴,唱出對時局的悲嘆,對小孩際遇的希望。這個女子,彷彿是張容的女兒,以及宋朝採菱女的疊影。這樣的悲劇豈不一再發生!!而天下父母心,又哪裡相二? 劇情來到結尾,這個女子還是選擇了活下去──為了丈夫的托付,也為了未來的希望。他和張容終於認同故土的追尋旅程是如此矛盾卻如此相合──同在異地的兩人,生者與死者,最後卻都認同了「那片」土地,堅強的往自己該走的路上前進。 而張容身後飄零,卻終歸故土。開場之詞又一次,迴響耳邊。 看千帆過盡,水月何曾有盈虧。 ** 這裡不得不一提的,是明明身為第二主角,全劇沒露一個衣角的王逸少。 儘管本人可真的是連個影子也沒有,但是隨著一幅幅字帖呈現在觀眾眼前,觀眾彷彿親眼見到了,那個前悲憤、後安適,隨境而安,瀟灑自得的王羲之。而張容在一幕幕變更的場景中「逸少!逸少!」的呼喚,更是字字懇切、聲聲動人。而這樣的安排,反而使沒出場的王羲之,在觀眾心裡烙下了最鮮明深刻的印象。 兩個莫逆之交,同經戰亂,說過同樣的悲憤之語,然而兩個掙扎的靈魂,卻也一早一緩的,在時代的動盪中找到了出路。 張容終於明白〈快雪時晴〉並非祝他北伐成功,而是勸他不要北伐。 然而張容豈能退後呢? 而這便是知己如此二人,卻從此各分東西的原因。 而羲之身雖死,那帖流散的〈快雪時晴〉,卻冥冥之中彷彿隨著張容的魂魄,一同流浪…… *** 唐文華的戲,唱的竟是如此之好,演的竟是那樣動人。 儘管他以前曾經到我們學校來演講過一回,但是真正看了戲,我才明白原來上了舞台穿了戲服,這個人的靈魂竟然能與劇中人物如此契合、難分一二。實在不愧是當家。 這次看京劇,我是有被震懾到。 本來以為這種唱腔我是受不了的,但是卻是意外的吸引人。 總算是終於能明白,這種藝術能在中國流傳如此之久的原因。 而新編京劇,想必也是在這個新時代下,順應時勢而出的產物吧。 當然,我聽到達文西密碼跟火星文的時候,還是有小小愣了一下(笑) 沒有什麼能比坐在那樣軟軟的椅子中,看到真正的人在台上演出,能受到更深的感動、產生到更大的共鳴了。 京戲,一生怎麼能不看一回呢? 我想快雪時晴即使不算上乘,也絕對是其中的一齣佳作。 相關資料 國光劇團-快雪時晴 《京劇南渡,快雪時晴》聯合文學 王德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