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為誰一步一回頭
關於部落格
彼端。

碎夢之空-青空の道標ver6.00

抱怨日記 / 瑣事紀錄 / 讀書觀影心得 / 素材等無關緊要的小東西

  • 1863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詩的永恆。

永恆是一種很主觀的概念,當我們對一個人、一部作品、一個地方論及永恆,那是在你個人所能存在的有限生命之內。 我們常感到迷惘,常感到質疑,那是因為「永恆」本身的「不永恆」。 前一輩的中國人或許說「毛主席是中國永遠的領袖!」但是當有一天,說這句話的人全部不存在世界上了、全部被歷史淹沒了,或者全部不再相信這句話了,那麼這個「永遠」也就不再存在。 人是不可能保存永遠的,但是只有人能詮釋永遠。 正如莎士比亞所說,季節會遞嬗、日光有消長;而他所為她留下的永恆卻不會消磨。這不是因為莎士比亞或那名女性會繼續留在人間,而是因為有更多來自世界各地的後人,讀了這篇詩之後,分擔了這兩人的精神。 那是一種莫名的牽繫。這種牽繫造成的,不是一模一樣的永恆,而是各有不同感覺、不同色彩、不同體認,卻可以相互連結的一種群體的融合。 我喜歡這樣的融合,也喜歡參與這樣的融合。 這也就是為什麼在千餘年後的今日,我讀到登幽州台歌,還是能體會陳子昂的孤獨;讀春夜宴桃李園序,還是能體會李白的消遙豪邁;讀石蒼舒醉墨亭,還是能感受蘇軾的俏皮幽默自信十足;讀祭十二郎文,還是能明白韓愈的沉痛悲傷。 我不活在那些時代,可是我卻能嘗試去明白、去理解;那些扭曲的主觀與不明確的價值,雖然不可能和作者的想法完全重疊,卻能得到融合讀者與作者的全新魂魄。 那些魂魄彼此互斥卻彼此包容,最後交疊在一起;有些會消滅,有些會化為其他的紀錄留存。 這一個接著一個,不斷中斷卻不斷重新展開的傳接脈落,就是詩的永恆,也是文的永恆,也是記憶與精神的永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