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誰一步一回頭

關於部落格
彼端。

碎夢之空-青空の道標ver6.00

抱怨日記 / 瑣事紀錄 / 讀書觀影心得 / 素材等無關緊要的小東西

  • 1816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看到得越多,離得越遙遠。

涪陵的酒宴。 我不知道台灣人是如何談工事的,但至少不會是在這種以灌醉為最後目標的觥籌交錯間。 我們以他人的尷尬化解自己的尷尬,以無聲的麻痺遲緩衝突的心靈。 和中國人一樣。 我們從不注意孩子成績單上的九十幾分,卻去問那唯一的一科不及格。 我們要求的不是階段性的自我滿足,而是永無止境的追求更高。 和中國人一樣。 但我們沒有覆滿塵土的山城;最偏遠的地方也沒有生長期下田、農閒運行裡的挑夫;我們對來台灣的外國人早就失去圍觀探勘的熱忱。 在我們的眼裡,藍與綠與黑無二,金髮或棕髮也只有自然生長與染髮劑間的差別;牛仔褲是都市年輕人至少有一兩件的基本配備,穿著整齊西裝說著滿口日文英文的上班族也偶爾出沒於日據時代遺留的古老火車站中。 我們越來越少把女孩的內斂當作一種評斷美德,反而是熱情奔放的女子更容易惹人注意;刻苦耐勞勤儉持家與年輕聰慧創意繁多的特性越來越不能相比。 我們不擅長組合,只擅長拼湊。 事物的正確性不再最重要,適合性取而代之。 而這些這些,我們離中國越來越遠。 十年後,我們望著以前的中國。 用和外國人一樣的眼光-- 這裡是台灣,一個從來和中國脫節的地方。 很久以前,原住民用少量的鹿皮和島外的商人貿易,紅髮的外國人、活躍於海上的海盜兒子,甚至清朝是一個個開放思想的精英,從未帶領著台灣走向中國,而是用同時的中國從未想到的創新方式,帶領著台灣越走越遠。 我們早就不是中國了,這也就是我們在回望的過程裡,有這麼多疏離,這麼多驚奇,卻也意外的感同身受的原因。 那畢竟是一個,我們否認不了、忘不了的,故鄉或過去或過去的過去的故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