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誰一步一回頭

關於部落格
彼端。

碎夢之空-青空の道標ver6.00

抱怨日記 / 瑣事紀錄 / 讀書觀影心得 / 素材等無關緊要的小東西

  • 1816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咫尺,天涯

文章/聲音點此;這是杜魯門的聲音唷 於是就開始了我不歸的一頁之路,雖然只有一頁,卻念了三十三頁那麼久,咫尺天涯啊…… 首段寫公民道德的重要,第二段則寫對「正確」和「真實」的追尋。 「一個真正的好公民不會整日兢兢業業的擔心過去的定論或未來的人如何評論你,他只為當下而活。」 寫得真好。 儘管中國人講究保守、謹慎,但遇到重要時機,有時慢了一兩個小時,會影響到自己,甚至是一個國家的一輩子。 這正是杜魯門毅然決然的投下原子彈的原因吧。 雖然歷史幫他寫下的這一筆,可能會不斷更正評價--愛好和平者會罵他,日本平民會仇視他,環保人士會譴責他。 但他做了,他甘願背黑鍋,為了自己身後的美國人。 不一定是對的,但,這是他的選擇。 中間讚揚美國政府的話就跳過(我很認真的,雖然跳過但我讀的時候沒跳過喔),末段,他提到種族平等。 或者說,超越種族的,世界平等。 「我想不出我們有什麼正當理由,能夠以不同祖先、不同宗教、不同種族,或是不同膚色這樣的名義,把眾人加以區隔劃分。」 他相信,我們要還給所有人他們該有的權利--每個人,都有追尋自己所想要的生活的自由。--我也相信。 但是,談何容易啊。 儘管杜魯門在這時候說出這樣的遠見,美國還是到了一九六零年代,黑人平權運動興起時,才真正還他們法律上的應有權利。 而美國人的心裡,到現在也不完全正視這群人。儘管他們的血液裡都和白人一樣,留著遠度重洋而來的堅強基因,與烈日下工作的刻苦勤奮。 那我們呢? 不管是誰的心裡,都劃著一面牆。 受過教育的人歧視沒受教育的人、下層階層看不起上層社會,選舉一次次挑起外省人與本省人的階級鬥爭…… 我想起,星期二去看米勒畫展時,回程的計程車司機。 「送我我也不看。」他不屑的說「我家裡那麼多田,我還可以直接帶小孩去看真正的。」 他不願意透過別人--一個十九世紀的畫家--的眼中,去看到平凡的事物中的,不同的美。只是一味的把這些大眾斥為隨波逐流,他圍起的城牆,太高、太厚。 我不知道將來會不會像余秋雨一樣,對我放棄了為文化辯駁的機會而後悔,但我沒回他。 因為對他,我只能憐憫,卻無法同情。 就好比他無法想像我生活的世界,我也不能想像他的生活。 完全平等的世界,無法實現,因為大家的立足點差的太遠。 我們只能包容而已啊。 從這一步走到那一步,只差了一點點,卻怎麼樣都無法越過。 咫尺,天涯。 或許吧,真的如這麼久以前的杜魯門總統所結尾的… We know the way -- we only need the will.     我們都缺少的只是,那份決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