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誰一步一回頭

關於部落格
彼端。

碎夢之空-青空の道標ver6.00

抱怨日記 / 瑣事紀錄 / 讀書觀影心得 / 素材等無關緊要的小東西

  • 1816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一八九五》--「我們的」不得已。

  該從哪裡開始寫起呢?一直在想著這樣的問題。   好久沒看見這麼多主題的電影了,許許多多複雜的主線交織在一起。   就動作片來說,本片無疑是超級失敗。   就愛情文藝片來說,本片讓人搖頭嘆息。   就探討族群意識來說,本片著墨不夠深刻。   就探討個人與家與國的掙扎方面,本片堪稱一絕。   當能久親王踏上台灣的土地,讚嘆福爾摩沙的美景,百里外的客家聚落已號召成群。   一封丘逢甲的信,給了這些人一個團結的契機,一個跳進去永遠出不來的圈套。一個名為信任的枷鎖。   民族者,多麼沈重,何況是對一些十幾、二十幾歲的少年、青年們。   當我看到金廣福的少當家姜少祖,那個十九歲的少年第一次出現,帶著志在必得的笑容時,鼻頭就酸了起來。十九歲。那是怎樣的一個年紀啊!一個大一新生的年歲,一個青春年少的年歲。他應該在窗前和青年朋友們討論功課啊!該以一個年少當家的姿態虛心學習家裡的生意啊!該好好的和妻子享受甜蜜的青春時光啊!而他的青春,就這樣葬在這裡了。--我以預見他會葬在這裡,從他的笑容裡我看見了,必得的反面及是賠上生命,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堅持。   誰比日本人,還要知道台灣人的厲害呢?   那些民族情感、家國情感,正如中國數千年桎梏讀書人的一樣,緊緊纏繞在這片土地的青年人心中。一遍一遍的吶喊著:站出來吧!站出來呀!   於是一身弱骨撐成了一身傲骨、一臉茫然作成了一臉冷然,老天,誰又知道事實的真相呢?誰又知道是祖國簽下了白紙黑字,在國際公然的注視下把台灣拱手,給了日本呢?誰又知道這一切其實不可挽回了呢?   這些人背後誰都沒有。他們只有自己、只有自己的家國。   我怎麼能不流淚?--..為這些人的愚忠流淚。   從他們眼裡,我看見了真正的「愛台灣」。   但是我一點都無法羨慕他們、無法為他們感到榮耀,只感覺悲傷。   很悲傷。   可是我們要因為這樣去恨日本人嗎?去恨來接收台灣的能久親王嗎?   導演用日本人和台灣人的鏡頭切換,帶進了一個可悲的事實。   沒有人是可憎的、可恨的,但也沒有人是勝利者。   所有人,都很可悲。   七月,當日本軍數次被台灣義軍假扮成一般民眾攻擊,能久親王的口中終於說出了一個辭:「無差別肅清」   在一條一條的人命喪失、一個一個人間煉獄被建立時,霍亂也如同天報一般的在日本軍士間蔓延開來。兩方的存活者都在夜晚的夢囈裡呻吟。   一八九五年十月。當無數的鮮血、屍體在曾經蒼綠的寶島蔓延開來,當戰事終於告一個段落,那個沒能回家的日本首領,也因為霍亂病逝台灣。   這一定是歷史的玩笑吧,我想。   讓這樣一個,或許是劊子手、或許是受害者的人,死在這樣一片他曾經那麼讚嘆、卻又另他那麼想家的地方。一個他永遠想不到會葬身於此的地方。   他大可就這樣回日本治療,但是他沒有。   為什麼留下來,為什麼撐到最後?難道是為了看屍體越堆越高?   不是吧。正如他的一生一樣--在政變中被拱為王、被軟禁在寺廟中、大赦後在陸軍裡的生涯,被派到台灣的任務。   「這不是接管,這是戰爭。」   難道台灣人知道,日本人不知道?難道台灣人有視死如歸的決心,日本人沒有?   不只是視死如歸。北白川宮能久,這個男人留下來,是為了承擔所有的罪過。   也許他死後會見到修羅吧,但他長眠於此的土地上的日本政權卻將他高高供奉在神社之中。   多諷刺、多悲傷。卻也多叫人不捨。   結尾缺。一時想不到powerful的。…說起結尾,我覺得身為一個客家女子,身為一個母親,賢妹應該活下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